园子里,垂柳树边,杨柏岸边,湖水绿了整个夏天。我聆听关关雎鸠的啼鸣,沁闻了濯濯青莲的高洁,还有人们对颜回的浮名低唱。浅吟年华,复圣公园,你承载了千年来人们对颜回的惋惜和遗憾,还有千年来数不尽的叹息。晓月残风,却也爱上了岁月。

清风徐徐,带来阵阵芬芳。我抚过碑文的字迹,彩色尽数褪去。我观到那个少年熹微晨光,披衣而坐,双目中尽是对书的渴望与追求。纵使粗衣麻布,贫居陋巷,却也自得其乐。他不爱高耸的墓碑,亦不喜虚渺的谥号,挥洒笔墨,轻抚素琴,与儒家经典结为一体。天光云影,雅俗共赏;梅妻鹤子,物我相欢。

欣然,踩上那一段湿滑柔软的泥土,空气中还粘着这种清甜的气息,隽永而悠长。露水被阳光折射出七色光芒,像印在宣纸上的胭脂,两三点而已,像篆刻了千年的印记。我入迷的看着园中的芳草成荫,流连湖畔,风吻过我的脸颊,湖面波澜不惊,偶有几点涟漪,晕开在心底。

我远离世俗喧嚣,独享静默在这平和之中,回想颜回春秋那一段铭心刻骨的记忆。

独坐雅亭之上,以欣赏的姿态,览过复圣公园的全景,以静默的心追随精神的洗礼。追溯那每一块石头似乎都有生命的痕迹,似乎每一滴湖水都有灵魂在低吟。这是一蓑烟雨湿润的画,流水潺潺。颜回,你是否也像这般如闲云野鹤,恬淡自由,挣脱尘世的羁绊,身梭居于湖畔之上,不被外界的浮华蒙蔽双眼,不对沉浮莫测的人生悲己忧天,你笑看流云清风,把酒对月,快哉矣。

岁岁年年,复圣园的花又红了,这是人们赋予它们为颜回年年守望的使命;岁岁年年,繁芳落锦,颜回,愿你的灵魂长眠于复圣公园,我为你浅吟年华的哀伤,为你赏尽今年复圣园中又红的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