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前会觉得这趟旅途是不祥的,但任然是值得欢喜的。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地集体出游了,我记得,上一次是13年的时候,我们徒步去了一座无名山。和这次是一样的,学校组织还有完成学分。实在是太早出发了,在天还没有彻亮地时候。一上车就戴上眼罩睡了个安稳的回笼觉。等到我睁开眼看到光影的时间已经是8点了。

我们的车还在行驶着,透过车窗,你可以看到很多的小山坡,无论远近。土坡是很小的,看过去的起伏是很小的。与贺兰山相比,他没有那巍峨的无情,常常是阴阳山,一片青一片秃,这里是有人居住的,自然有情,即使不是片片结荫,慢慢的会好起来的。矮矮的灌木丛,不,是灌木!这一株株的分散着长着,应该是自然的馈赠——种子随风飘散移居,随着过往的动物迁居,意外和机遇是伴随的。在哪里落下就在那儿扎根,这是他们逃不掉的命运。

人也是这样,随着年龄的增大而成长,随着世界的变化也变化,各人寻找着自己的机会,又都防着自己的意外。不小心摔了或是站稳了,心气高的不高的,到了年纪也就都消停了,扎下根了。唯一不同是能否选择的问题,按照说法,人就该落叶归根。这草就不一样了,到了哪里就得到哪里停留一辈子,等到来年再发芽再行走。人是不一样的,像有些人就去了远方,一去就不回来了。我是得回家的。我得回到有山有水有人气的地方去。一望无际,是真的宁静又清爽了。还有人在修筑公路,你看,我说过,这里会好起来的,大概会有人来的。外面好大的风啊,我听见风刮玻璃的声音,哗哗的。就这么听风看光,倒是挺享受的。

终于有了人烟,一排排一列列整整齐齐的平房立在不远处,周围也不再全是黑沉的,偶尔有一两个嫩绿嫩绿的水灵灵的大姑娘,站在田埂上,挺直秀美的腰杆儿,和风嬉笑打闹着,仿佛是到了江南。要真是,这江南也太小气了。那是什么?是飒爽的女兵吗?还是等候检阅的士兵?一个规规矩矩长方形方阵状的我们的姑娘们。我暗暗想到,这家也挺聪明的。种树保平安啊!树种在地里,地不经管也不会荒废了,还挡了灰固了水土。更重要的呢,树可值钱呢。我想起我爸爸了,他净想着包一块地全种上树,等着拆迁呢。可谁都有那么大的机遇吗?我笑了,笑我爸,“假正经的种树人”。

我喜欢有人文气息的东西,建筑包含在内。民居就是的,像活历史一样的呈现。四合院的格式又或不是,我不能找出一个准确的词精准的概括。就是这个样子的:一排排一列列方方正正的干豆腐块,最前和最后一家才有自己的院墙,在中间的都以别家房后墙为自家院墙。靠左右手的地方会有出入的大门,几乎全是铁皮的,还有几户人家涂上了绿色的漆。有人家的墙是没贴瓷砖的,黄黄的土黏在上面,那是黄土高坡的血性。勤劳的人们靠着自己的双手养活着家里人,快瞧,他们在耕地呢。黄中透着粉的粉末般的泥土就从机器的尾端滑下来,有条不紊。泥土盖着金色塑料膜,里面有着宝贝!在稍微的光线的折射里,白的都成金子了!在这里,常见的是大片成块的地,直直的分界线,谁家的还有谁家的,凭着绳子就能看出来;这里,地里干活的人都算是风景,凑不凑人气都好,这个地方好像又活过来了。

时近中午,到了固原和海原分叉口了。路的旁边还有人工作着,另一条去海原的路上有几辆大卡车,后面满满的,用军绿色还有蓝色的步掩盖着,防风防晒防贼人。这荒廖的景致,谁看了也都不会感到快活的。耳畔仿佛听见了大车司机的话,物是死的,人是活的。是的啊,路上行人多寂寞。

天变了,本来还只是一些阴冷,这些可好,真的给脸色看了。雨丝斜斜的洒在车的窗户上,就像朝我来的,绵软的安慰?还是尖利的细针?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呢。时间恍惚就过去了,路程也就轻松起来。有个湖,青青的,碧碧的,这不正是垂钓的好去处吗?好想停下来,哪怕是转转走走也好啊!向下望去,一抹红色的倩影就这么亮丽的出现了。我庆幸有人代我去寻了乐子,有遗憾不能亲己。再朝前走,已经是散户的人家了,应该是走进了山谷,离我很近,我多怕刮了我。山是连绵回转的,这是说山不能紧紧的蹭着我。自然远处的景色更是要好。

不算寸草不生的,是染墨的深绿、深灰搅和在一起,我是执笔者。在宣纸上作画,随意的曲直来去,点动划走,风来了,雨来了,花开了,在我故作深沉的大作上点缀了一些新玩意儿。一点两点,一朵两朵,一团两团,一丛两丛……都怪我,是我没把根画的饱满。还好,有了另一种精致。矮小的株越发显得花的繁,掩在杂草中的粉或白越发扎起眼来。风雨欲来,黑云压城,城就欲摧。我懂,所以收了黑青的墨。花在我看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这不比长久的东西。花是没有灵魂的,它是为了生而长,为了开而张。好像说来,我也是如此。谁又不是呢?屋前屋后的,总有几颗比较孤傲的,不成堆,不满怀,这多好看!

人也是的,个人有个人的性子这多好!一遍遍的复制粘贴的多了,就没有灵魂了。一次次的低头,骨头就该断了,那还叫人吗!人之初,性本善。原始状态,永远是最佳的。要是忘了,就回头看看吧!要是怕了,就回家看看吧!

旅途是愉快的、可爱的。是回家,就更好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