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酷暑难熬的夏季,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强烈的紫外光线时刻袭击着外出的行人,这鬼天气仿佛只适合待在空调房里了!
冰水、雪糕、西瓜也无法驱走人们心里的那团热火,如果能来碗冰凉粉就好了,冰凉剔透像Q弹的果冻,想想就觉得口水直流三千尺了!
记忆的阀门快速地打开了,n年前的某小学校园门口,有位卖冰凉粉的阿婆,在炎热的午后,阿婆撑着一把很大的太阳伞,伞下放着一个密制的水桶,里面应该装着冰块吧,而桶里面应该还有一个桶,那是装冰凉粉的桶,旁边放置着一些透明的小碗和勺子,看起来很干净,阿婆用地方方言叫卖着:“卖冰粉哦,好吃的冰粉”当时一碗冰粉大概是一两角钱,那时我一天的零花钱有两角钱,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母亲总会塞给我零花钱,怕我嘴馋,更想保护我那颗小小的自尊心不受到伤害,两角钱可以买一袋葡萄干,或者是一袋辣条。
天实在是太热了,我打算买碗冰凉粉。迫不及待掏出母亲早晨硬塞给我的两角钱的纸币,小心翼翼地递到阿婆面前,怯怯地说:“阿婆,我买冰凉粉”阿婆一脸慈祥地望了望我,然后麻利地拿出一个小碗和一把勺子,然后又打开了那个密制的水桶,一勺一勺的把冰凉粉放在碗里,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冰凉粉,放在碗里的那种样子特别美,没有参杂别的颜色,纯粹的白,白的发亮。阿婆见我愣住了,微笑的说:“孩子,快尝尝,看你热的满头大汗!”我捧着那碗冰凉粉,一口一口的吃着,甜甜的,凉凉的,不知为何,我的眼角慢慢的湿润了!
时隔多年,阿婆早已不在人世,但是我的脑海深处却一直藏着那个卖冰粉的阿婆模糊的身影。每到夏季,我也会心血来潮的做一碗冰凉粉,睹物思情,再一次去想念阿婆,再一次去感谢母亲一如既往对我浓浓的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