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去看见江边芦苇了,向朋友发了短信。没有等到想要的结果,又挥不去探望的渴望,那芦苇丛高过我的头顶,一直在心头随风而飘。

周末相约几个朋友,在秋雨中一行人到汉江边找芦苇。

车窗外的雨一直没有停,车在雨中行进,没人说话,这次没人提起放音乐,只有雨打在玻璃上的沙沙的声。

外出要找兴趣相同的人同行,不然,如今天汉江水全是浑的,还下着雨,而心中却是晴朗的,不用再诠释什么了。

由于目标不是太明确,司机也随心开着车,只是想只要到了江边,也许就可以看见半尺长的芦苇花了吧。

在江边一条路上跑着跑着就没路了,侧边一条乡村路在,拐上去瞎开。不远到了四通八达的水田路上,前进不远路又堵住了,只能返回。沿另一方向开出不远,田中惊现一群白鹤!大约百十数,或站或飞,田中许是留下了才收割后的谷粒,有了这些食物,它们才相聚留恋这儿吧。


这时天懂人意,雨下的很小,田中的水也平静下来,白鹤站在水中有了倒影。同伴侧着脸说,看来每次出门没有既定的路线这个方案是正确的,不然按原来熟悉的路就会错过这些风景。

我暗道,所谓意外惊喜和不被常人发现的总是在不合常理中出现,只要你想一些惊艳,世上总会留给有心人看,只要你心存美好,美好的事情总是在出其不意地发生着。

大家用手机拍照时,司机总是那么合拍的放慢速度,也怕一停惊扰了这群天仙降落人间的精灵。来过便有记忆,走过就有足迹,此时就有了一种生命中难得的相遇。这不是上天安排能让心灵放松的机会吗?平时我们总是告戒自己把该做的事做好,告诉自己把该走的路走好,用心生活,守住自我。但墨守成规就会画地为牢,哪有这种漫画般的相遇呢。

每次都说出门是一次静心之旅,让自己暂时逃离太过压抑的日子,但每次过后又在抱怨没有真正解放出来。我想,真的达到每天浇水,静等花开,这种心态,恐怕不是我等能达到的水平吧?

当我们拍照好后,我说大叫一次吧,让这鸟飞起来,我要来一次美丽共飞的画面。谁知大家不约而同大声向天一吼,人鸟共惊!


引来了村中临近的几条狗狂奔而来,也引来近处几个农人提锹张望。天上鸟飞盘旋,田边我们发呆。我惊同伴为什么要发出这么大的吼叫,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打扰了此处的宁静。同伴说你的声音难道比我们小吗?我一时无语,我也向天吼叫了?

等近处老农到车前时,同伴给一技烟,这条路走哪儿能到大路上啊?

你们只能按原路返回了,这是一个村寨,平时人来的少,看见你们开车到了田中,就知道是远方人。车上的人相视而笑,扫去路上少些的沉闷。

我们的脚步一直想流浪到天涯,所以爱出来乱行走,让我们不停释放着多余的情结。有人说,人最需要是心灵的驰骋。我们每天深藏在琐事中,每天看着手中的微信和电脑,仿佛在守望着一次百年难遇的奇迹出现。

QQ中好友那么多,多到记不住大家都在哪次的交流中留了下来。但时间不停流逝,头像亮起来的越来越少。更有趣的是,大家仿佛在一夜之间,好像听到谁的命令一般,都不说话和交流了。我不知道我们的生活是丰富了或是太累了,于是大家静静地,仿佛到了没有电脑的时代,又回到已消失多年平静的岁月。

后来者居上的微信闯入我们生活时,我们开始不懂,在好友的教导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只敢加此熟悉的同事。后来看见更多人到来,不知道来自哪里。不说话,但转发的文章铺天盖地。一下懵了,原来世上这么多的人每天都在用心读书啊。一时一股凉气从脚底漫上心头,
我知道读书是种爱好,并不想让它能带来多少对生活的帮助,但习惯下来的东西,如流在血管中的血液,不能少了这,不曾想这种人多到让人心惊。每逢周末,睡的大刀阔斧惊心动魄。一看微信时,一弹而起。让自己惊诧:我还能睡得着吗?

有人说,牛的单位不是每个人比你牛,而是比你牛的人他们努力的比你还牛。所以一见大家这么惊心的读书,我还能牛得起来吗?

汉江水比平时大了很多,水势成了一种奔腾。同伴说,这样的时间看芦苇,怕是被水淹没了吧。应该等到太阳高照的日子来看,那时芦苇在阳光下一照,那个味道绝对是一种怀古。

没事啊,只要知道芦苇在,也许水中的芦苇成了另一番的模样呢?同车有人如是说。嗯,有点佛家的意思。我看花则花在,我不看花,则花不在。这意境有几人能懂?不懂又何妨?我们宁可用10小时时间来找1小时的快乐,不可能花1小时时间寻找到10小时的快乐吧。想想,平时我们哪个不是这样的想法呢,总是想用一天时间找到能让我们一生都开心的绝世武功。

车窗外的山色变得有些秋意了,尤其在这秋雨中,不屈不挠的雨没有停下来的意念,仿佛是将秋意洗刷到冬季。那些变深了的叶子被水洗的没了夏日的含蓄,直白的告诉我们,流失的不再回来。

沿江慢行,同伴叫停下来,我们在雨中下车,他跑到一家农户家前,我们才看见是一种特别的花。这花开的很艳丽,红中带粉,没有叶相拥。

我们站在花前说这是什么花啊,同伴说,不知道,当地人叫蒜瓣叶,不想能开出这么娇艳的花啊。另一人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名字呢,这土名儿会误了它一世的美丽,是一种罪过。于是有人真的用手机一查,花语,彼岸花!花叶生死不见面。喔,再看时,确实有点凄凉的美。

悠悠荡荡地走过江边,有人说,还是到城中找吃的吧,太晚了,我们一看时间才知道一路来就用了五个小时,连芦苇的影子也没找到。好在那芦苇只是心中突然荡起的一种另类思念,因为那芦苇曾经一荡时,有过另种风景出现过。也是一种遇见,不在此时,只在此地。

突然记起有人说,无论你怎样用力扫地,明天的落叶依然会飘下来。

我想,无论是相逢花或是人,聚散总有定数,平时不惊不扰,偶然想起,有种温暖就行了罢。

没有风的日子,云是雨的守望。多好!

江边的芦苇花开了没?但它一直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