踉跄,犹疑只因你的重重魅影将我牵引如一颗爆裂的罂粟,使我沸腾上瘾如漩涡浪潮,我堕于你,你淹没了我你是南柯一梦片刻须臾的倾心似持续瞬间的永恒是仿佛永存的瞬间然此刻我却已大梦初醒可于你发酵的情愫,我却无法排离但我知道,于你我甚不能梦及这段感情我们都冠以了错误的定义高潮褪去,这镜花水月,都成空幻这潮儿匆匆而来,却也是急急而去我浮游,我沉积然而我却已是,难常驻你心底

潮涨潮退,模糊你的踪迹爱啊,爱啊,汪洋的海水如此低语以为这偶然会是必然,以为那瞬间会是永恒给我一些深刻,海波的呜咽在我耳边响起别去,别去,冥冥之中我却也注视着你我无法自拔,沉溺在这高潮迭起的欣喜退潮时分,浅显这浪潮的深邃一如过往云烟,笑着回首,却已是潸然泪下重重幻影已经落幕情潮褪去,似被大风吹散的烟蒂这情潮是我们往昔的脚步往昔是我们将至的尘土我知道,于你我甚不能梦及这段感情我们都冠以了错误的定义高潮褪去,这镜花水月,都成空幻这潮儿匆匆而来,却也是急急而去我浮游,我沉积然而我却已是,难常驻你心底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