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江,淡淡回忆

连云草映一条陂,鸂鶒双双带水飞。

南村小路桃花落,细雨斜风独自归。

草暖沙长望去舟,微茫烟浪向巴丘。

沅江寂寂春归尽,水绿蘋香人自愁。

—《南庄春晚二首》

异地求学的我漫步于湘江边,沐浴着这习习的河风,感受着久违的美好,可冥冥中一晃神又以为身边这缓缓流淌的河水是自己魂牵梦绕的沅江,我苦笑,不知是因为它们最终流向同一个方向,还是因为沅江在我的记忆里烙下的印记太深以至于所有流动的东西都若有若无的印着它的痕迹……

沅江,这个位于湘西发源于贵州省云雾山鸡冠岭的滔滔江水。作为湘楚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并因”流水归宿之地”而得名。有着江丽质天生的山水美景,–伫立于江边可遥望那川流不息的白帆,在江中缓缓地移动,星星点点的帆影连成一片,伸延到水天相连的地方,仿佛蓝天白云中滑落的游丝,随风飘拂在碧水之间。宁静的夜晚,远航的风帆安详地泊在了平静的港湾。船夫们落下帆幛,但见密密麻麻的船桅森林般指向夜空。无数盏高悬的桅灯与星光皓月相辉映,江水中摇晃碎一片辉煌,如此美好而安详,与此同时还有着我无法抹去的儿时记忆……

元宵节,迫不及待的冲出家门,为的是赵子龙长坂坡救主的竹马舞,虎啸马惊、骏马飞腾。伴以鼓、锣、钞,气氛热烈而欢快,少不更事的我们穿梭于长长的队伍中,或围着竹马奔跑,或高高举起双手疯跑,让笑声在风中洋溢……夏季,穿着裤衩和背心,光着脚丫,一路小跑于河岸为的是追上那用彩绸或彩纸扎成的采莲船,船上俊俏的船姑娘,还有手持浪鼓的花鼻子”卖货郎”,互相插歌打诨。偶尔,还有老艄公拿桨吟唱起悠悠的洞庭渔歌,随着河水一起荡漾……岸上的我们,隔着河水和他们打招呼,有时也随着歌声一起胡乱应和”风吹洞庭云中波浪打长堤柳飞歌船往滩里行网从天上落朝捕晨曦星月隐暮捞晚霞炊烟薄网撒水中情船载日月多啊
洞庭浩荡八百里串串号子好鲜活”然后,自顾自得的咯咯大笑……

无忧无虑的童年最大的心愿就是饱餐一顿,望着从江中捕捞起的新鲜鱼儿特别是四海闻名的银鱼,就不自觉的摸摸圆鼓鼓的肚子,想象着它们被端上餐桌的样子,然后一溜烟的向家跑去……

一眨眼,到了上学的年龄,不得已离开了沅江,虽然,很努力的抗争过,可是,还是怀着无限的留恋选择离开……

远方的生活有着和沅江完全不同风格,一开始的因为好奇所以兴奋,一股脑的扎进了花花碌碌的生活中,去体验所有的新奇。沅江似乎已和我渐行渐远,在记忆中慢慢褪去。可是,不经意间站于河边时,望着这缓缓前行的河水,回忆如流沙蜂拥而上,一切的一切在脑海中久久盘旋,这时的我忽然明白沅江早已和我融为一体,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再一次,踏上回沅江的路,本以为依旧是那古色古香的乡间小道,本以为,路程依旧遥远而艰辛,本以为,沿途的风景依旧是一成不变的低矮平房,本以为,依旧是红墙黑瓦的房舍,本以为,依旧耕牛耦犁……

远远的就见着了沅江的标识,心中一股莫名的冲动,情不自禁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想离它更进一步……

慢慢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儿时的亲切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一条平坦的水泥路,伴着两旁错落有致的房舍迎面而来,此时的我忽然意识到沅江早已褪去了旧时的色彩,只是自己记忆太深刻而抹去了它此时的清新。

车还没停稳,一跃而下的我呼吸这儿久违的空气,放眼望去,白墙红瓦的楼房,繁华热闹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幸福和安康洋溢于这小镇之上。

迫不急待的奔向于江边,虽然,少了儿时的采莲船,不免有少许遗憾,但转眼间,江面上,那年轻的渔民立于突突向前地渔船之上奋力撒网,娴熟的技术,飞扬的渔网与天边的太阳映衬成一幅绝妙的画面在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一切都是如此的生机与盎然,焕发着蓬勃的活力,仿佛是想告诉远归的游子,现在她很好。

闲来无事的我,骑着单车四处晃荡,存一丝侥幸希望能找到儿时的记忆,

纵然千万般不舍,可是,车依旧开动了,窗外的风景移动的越来越快,再一次,离开这里,心中依旧留恋,回望,回望,但这回望中有着无限的希冀……

艳阳高照,夏季的沅江滚滚向前,伴着希冀,伴着奋发,伴着未来,愿这里一切安好!我的母亲河–沅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