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喻少也。”青春,常被披上华丽堂皇的外衣,被鲜美、亮丽的词藻笼罩。真实的青春是什么?青春或许是灿烂的阳光,但也会是灰蒙一片的淡淡阴霾;青春或许是绽放的玫瑰,但也会是跌落在路旁离枝的花蕾;青春或许是鲜艳的彩霞,但也会是飘荡在天边的乌云。青春是五彩缤纷的,但总会有灰冷的一抹;青春是芬芳甜美的,但总会有青涩的滋味;青春是活力四射的,但总会有颓然的心境;青春是轻歌与曼舞,但也还会有曲尽人终散的凄凉。

我们赞美青春,更应赞美青春带给我们的方方面面,回味青春带给我们的许许多多。

我们每次相聚,或三三两两、三五成群或围坐一团,总会扯起当年青春时期的点滴碎片;纵然我们已经不能完整地忆念起当初的情景,但那被牵挂起来的情感依然象当初一样清晰,甚至于使我们久久难于排遣这“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萦绕……

记得在那无书可念,学业荒废的年代,求知的渴望让我们找书借书读书近乎狂热,比之“如饥似渴”、“废寝忘食”有过之而无不及。虽仅小学文化程度,但也饱览古今中外名人名着,涉猎诗歌、小说、散文、戏曲等各类文学体裁;虽有些囫囵吞枣,但也咀嚼得津津有味。我们狠命地吮吸着那本本书卷字里行间的丰富营养,虽阅书众多,但始终不知该书从何人手中最初借出。我们游离出馈乏的物质、禁锢的文化的现实世界,游荡在、沉湎于充实的精神世界中,悠哉。书籍让我们懂得要做怎样的人,要做怎样的事;教会了我们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慢慢领悟出真、善、美的真谛。

记得当初,我们七、八个人围坐在清霖屋内饭桌旁,凝神静听“阿伯”讲述远征军赴缅抗敌的悲壮故事,心里也慷慨激昂。也曾一堆人挤缩在清霖的小床上,天南地北、海阔天空,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地闲聊、扯淡。道述三国据水断桥、过关斩将千里走单骑;谈笑水浒及时雨的敦厚忠义、花和尚的率直粗旷、豹子头的忍辱负重;调侃西游唐僧的仁腐、悟空的忠勇、八戒的滑巧、沙僧的憨庸;感叹红楼仙葩、美玉、淑钗的悲剧情缘。也曾齐声哼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绿岛小夜曲》等情歌禁歌,舒展着对浪漫情景的想象,抒发着对爱情朦胧的向往;也曾争相描述着《红与黑》雷纳尔夫人、拉莫尔小姐与于连间或深沉或狂热衷情的细节,感动于那些尽管扭曲而依然壮烈的爱情片断。

恰逢豆蔻之年,与少华在粉尘飞舞的谷壳车间里,鼻戴口罩,头套麻袋,汗水混着谷糠,往麻袋里装填着谷壳,为的是力所能及地挣着几分几角以贴补家用;时值弱冠之年,身材矮小的桂元在陡峭的山道上用板车驮运条石,不幸人仰车翻,腿骨折断,他不畏艰险,为的是自食其力减轻父亲的经济负担,是儿的“懂事”,儿的“孝”;瑞生也驮过石头,当过泥匠,卖过早点,做过沙发……劳劳碌碌、费力劳神,为的是养家糊口撑起男人的一片天、一个家。

我们也曾懵懵懂懂地成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插队知青。清晨,荒烟弥漫,呆望山峰;夜晚,山蛙哀鸣,仰望星空,总会从心底油然涌起一阵阵的惆怅和凄楚而潸然;一次次的感叹、自问:“你投向何处?”“哪儿是你逗留的地方?”。当年流传的《青春不再来》和少华谱曲填词创作的《路在何方》,是当初我们心境的真实表白。无论是到农村的还是留城的,至今唱起,依然是感慨万千,泪眼朦胧。

我们没有远大的理想抱负,但我们有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独善其身”的自觉约束;我们没有“治国”、“兼济天下”的雄心壮志,但有尽其事、倾其力,“齐家”育儿的责任担当;我们没有走过平坦笔直的大道,但布满荆棘的崎岖小道却激发出我们义无返顾、勇往直前的推动力,让我们在成长中学会了坚强。我们没有豪言壮语、英雄壮举,但始终秉承祖辈传统的教诲,让其在自己身上沿续、传递:宽容待人、不斤斤计较得失、诚实守信、实实在在做事、清清楚楚做人……

我们的青春显得平庸,然而就是这平庸的青春历练了我们,铸就了我们荣辱不惊、百折不挠的意志,冷静地面对生活,笑对人生。

我们的青春虽然平庸,但这平庸的青春,也会在我们迟暮的混沌里勾勒出几星鲜活的亮色——我们青春的记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