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环俟丰价,窈窕不自鬻,

有美峨眉子,惠音清且淑。

修姱协姝丽,华颜婉如玉。

——魏晋。陆机

偶然间读到陆机的这首《赠纪士诗》,心中瞬间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千年之前,月朗星稀的夜晚,那如玉的女子,身上戴着玉佩,光泽熠熠,长发如丝,肤如雪凝。似月下归来飞琼。那更,香鬓云鬟,清辉玉臂,广寒仙子也堪并。

似曾相识。江南,烟雨朦胧,烟花雨巷。江南的女子清新如兰,温婉如玉。江南的小桥流水孕育了她们的清婉,江南的空灵秀美滋润了她们的灵气。如诗如画的江南熏陶了江南女子温婉如玉的气质,江南女子似一块美女,玲珑剔透,自然清雅。

很有幸,我生于江南,长于江南,从小,对玉有一种特殊的情怀。或许,是受到母亲的影响。我的母亲,一位地道的江南女子,在我的心中,似仙女下凡。母亲有一首饰盒,里面放着一些玉器等首饰和一张结婚时的相片,相片上的母亲,身着一袭旗袍,领口对襟,身姿玲珑曼妙。墨色的秀发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玉簪,薄施粉黛,双颊微红,整个人似清水出芙蓉。最引我停眸的是母亲腕上的那枚玉镯,那是一枚白玉手镯,纯净的玉色中泛着清幽的光泽,透着无暇的纯美。

年幼的我,天真懵懂,曾问过母亲:“妈妈为什么总是戴着玉镯呢?”母亲只说了句:“人喜玉喜,人忧玉忧。人养玉,玉养人。玉乃灵物。”言语间,母亲浅笑轻颦,神态娴雅。因我年幼无知,对这句话似懂非懂,倒是感觉母亲宛如那玉,温婉贤良,兰心惠质。因为在我印象中,母亲除了工作,还担负一切家事无怨言,对长辈孝顺,对丈夫体贴,对下辈爱护,始终如此。

待我开始读书写字的年纪,一天,我问起母亲:“为什么给我取了这么一个难写的名字,这‘璨’字也太难写了!”母亲听后微微一笑,很有耐心地教我写这个字,并从她口中得知我名字的由来。璨,美玉也。并希望我能如《说文解字》中对玉的诠释那样,做一个有五德的人,即“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

如今,母亲的腕上还环着这枚玉镯,从不曾取下过。被水、被阳光、被体温渗透融合,日日夜夜,月月年年。与肌肤相亲相随,如肌肤般细滑柔润,如心灵般晶莹剔透。仿佛随着年月的增长,玉镯通了人性,有了血脉和呼吸,有了和主人一样的性情,人,似乎也通了玉的灵魂。渐渐地,我明白了母亲曾说的那句话:“人养玉,玉养人。玉乃灵物。”

从此,我便越发爱玉,爱玉情之切,爱它不与尘世纷扰、不事张扬而始终保持温润含蓄的气质,爱它经岁月风浪的荡涤而愈加焕发光彩的韵味。愿,今生做一名温婉如玉的女子。

温婉如玉的女子,温柔如水,娉婷而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举手投足间,流露着翡翠的诗意;温婉如玉的女子,素朴无华,清辉素影,婉约中亦有坚定的执着,即便历经艰难与挫折,也能沉静坚强,即便有瑕疵,也是无遮掩的坦然。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寻着那丝熟悉,我愿学着母亲的样子,在平凡的生活路途中,品味人生优美深远的步调,享受如玉般的那份静、那份雅、那份美丽。

(海化写在母亲节前夕。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母亲,奉上康乃馨一束,并道声:“妈妈,您辛苦了!”)

文字群:334528525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