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是一种痛。

当花儿都开了,你去那花园中,寻找你最心仪的那一朵。此刻,虽然依然是春光烂漫,依然有和煦的春风,春风中依然有沁人心脾的那一缕花香,花香中依然可以看到嗡嗡飞舞、忙忙碌碌的蜜蜂。但是,当你的目光凝聚在那一棵翠叶摇摆的绿树上,再也看不到那一朵在你的眼前曾是那么艳丽、在你的心中曾是那么神圣的花儿时,你不禁黯然神伤,让流淌的泪水盈满了你划伤了的心灵。

你没有哭泣,花儿并没有在春天凋零。你只是在别人得意的春风中心痛,心痛你曾经在它面前精心的呵护、痴情的倾述,同时,你也在它摇摆的姿态中祝福,祝福它在别人的花园里汲取阳光和雨露,开得更美丽,结出甜美的果实。

匆匆,那一年的春天在岁月的更替中不断地轮回,如今,我花园里的梅花飘香过20次,凋零过20次。

你依然会在今年的春天里,去你的花园里,凝望那曾经开出最美花朵的绿树,默默地为它浇一次水,再一次让心痛的感觉浸入自己的骨髓。摇摇头,然后微笑着继续往前走。

想,是一种浸入骨髓的心痛呵!

想,是一声叹息。

站在小城里,在小城的角落里,有一处是我蜗居的巢穴。站在敞开的玻璃窗前,看不远处的铁索桥摇摇晃晃在冬天不很喧腾的大渡河上。耳边,不时飘进马路上喧嚣的人声,还有那时而刺耳时而呜咽的汽车喇叭声,不禁把无限期冀的目光落到大渡河上游那一处山峰起伏处。

就在那山峰的下面,有我欢乐而又贫穷的童年,更有曾经养育我的家乡的瘦弱而又肥沃的土地。想想,那里有我曾经无拘无束的笑声,有我曾经熟悉得可以在纸上画出来的乡亲们的笑脸,有曾经吃不完卖不掉只有用来喂猪的新鲜的蔬菜。而今,家乡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水库,掩埋在心灵的记忆里。

我并不想抱怨,家乡并没有在心中远离。它只是在今天的开发中献身,在璀璨的现实中变成零星的回忆、无奈的叹息。同时,随着新家乡的出现,它会继续挺起自己坚实的脊梁,在实现中国梦的征程中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当思绪回归到眼前,我微微一笑,擦去眼眶上那一滴晶莹的泪。

想,是一声深沉而又坚定的叹息呵!

华元荣2014年1月18日于泸定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