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山脉山连山,上帝揺头也万般。

壮士舍身修践道,李白直呼蜀道难。

高速公路连川陕,隧道贯通万重山。

当年智叟笑愚公,如今神仙也眼馋。

秦岭隧道长又宽,洞桥相连串成串。

汽笛一声千山过,从今谁言蜀道难。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