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日下了雨,颇细,颇密。

独自一个人行走在雨中,没有撑伞。任由奔落的雨穿过发间,滑落脸颊,带着些许狂热,又掺杂一丝清凉,飘摇着从天而降,尖叫着却又寂寂无声。沐雨而行,这雨下的倒真是美妙。

窸窸,窣窣,噼噼,啪啪,雨的韵律,初夏的节奏。繁花几尽,绿叶蓬勃,正是大好时机。只是,林间飘落了几片绿叶,在属于他们的季节里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一些还未凋零的花朵却趁机默默地积蓄落花成果的力量,只等那爆发一瞬的契机。长长的小道,踏步的空响在林间回荡又回荡,如惊雷扰乱了雨节奏,却又如尘埃般消融。

路旁的草木散发独特的腥香,深吸一口气,连着飞洒的雨息一同吸进了鼻腔,一股奇特的味道在脑中闪现。雨滴滚落花间,带着淡淡花香消失在了枝叶里,藏进了密林中,悄悄地归向了大地。飞舞的细雨从树梢最高端划过,一片又一片,在长长的叶尖留下雨的痕迹,哒,又掉落在了林间木道上,清脆,悦耳。

曲折的小路消失在了密林深处,隐没在了薄雾之中。巨大的杉木下,活跃着稀疏的人影,他们大概也和我一样喜欢在细雨中漫步吧。雨中似乎总是存在着某种韵味,到底是什么呢?至今仍然未弄清楚。可能是心还不够宁静,还没有足够的境界去捕捉那种意境吧。

柔风细细,在细雨中穿行,又在薄雾中漫步。细雨夹着层层薄雾,随着风飘上了树梢,缠绕在了草木一新的青山之巅。一条溪流穿云而出,从高高的山崖之上飞流而下,穿透了层层的薄雾,拍击在了山石之上,变成了细雨,变成了层雾,随后又乘着风向远处而去。极目眺望,想要弄清楚它究竟飘去了何方,却被层雾遮住了双眼,被细雨挡住了视线。

站在山畔,沐雨迎风,本以为会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却是层雾重重,细雨纷纷,遮住了双眼,挡住了视线。远山已不真切,巨木也已模糊,就连前行的路都找不到了。

咚,密林深处突然传来阵阵钟声,惊扰了萦山之雾,吓到了漫山之雨,浮云遮望眼,层雾障双目的迷惑竟然开始变得清晰。循声而去,拾级而上,在密林深处,在青山之巅一角古刹隐现。我想这真是个好地方,如此倒可以参禅拜佛,问道求经,定要问问那乘风而去的细雨或层雾到底去了何处,也要问问什么是雨的韵味,什么是雨的境界。

黄昏,在不知觉间如期而至。远天一抹彤云,明天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而今天,是该走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