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戴着神秘的面纱,遮遮掩掩,羞羞答答。

它是什么呢?我努力在心中想象着她的模样。

它是一件崭新的衣衫吧,出现在美奂美轮的橱窗。精致得让人叹为观止的鲜艳花朵,还有柔软得让人怦然心动的丝质料子。多少次,从橱窗外经过,你就想象着它能够穿在自己的身上,衬托出你玲珑的腰肢,曼妙的身材,还有万人瞩目的那一点眩晕。

然而,等你攒够了资金,兴冲冲地走向商店,想把梦想实现的时候,却不禁心情黯然:它已经踪迹全无,代替它的只是一件普通得你自己都觉得老土的所谓时装。

它也应该是一个充满诱惑的神秘山洞。很多次,你站在洞的外面猜测:它的里面有什么呢?走进去,是不是在洞的尽头会透出一片金色的光芒,世间所有的奇珍异宝都在这里平凡得如同河边的石头和泥沙?抑或,里面是不是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能够吞下半个地球的像蟒蛇又像貔貅的怪兽,睁着比足球场还大的巨眼把你直视,未及惊惧你已经形神俱灭?

然而,不管你如何好奇,你始终不敢迈进洞口。你只能无数次在它的外面徘徊、张望:它就是你一生的遗憾,无论你多么坚强,始终到大不了它的路口。

明天,只能是我们最遥远的一个梦想。

在梦里,你的明天也许是这样的:你可以看见已经衰老的初恋依然如当初一般拥有动人的容颜,在她的背后是清粼粼的河水蓝莹莹的天;你可以看见疲惫的自己拥有着幸福的笑脸,光着脚丫奔跑在童年河边的那一片沙滩;你还可以看见亲密的爱人、调皮的孩子和自己手牵着手肩并着肩,眺望滚滚的海浪站在泰山之巅。

然而,等你梦醒之后,你会发现,你永远只能停留在今天。

明天啊,是一次列入了计划却永远取消了的旅行,是一顿飘散着清香充满着诱惑却始终吃不到的晚餐,是一条不断延伸没有尽头的山路,是一部精彩神奇正在拍摄你却无法目睹的影片。

明天,是一场温润的雨么?是一片爽朗的晴么?是一串快乐的笑么?是一滴凄凉的泪么?

我不知道。

明天的路上,也许会走着今天的你。

但是,即使你的声音把雷声吼回了苍穹,他也不会回头看你一眼,任凭你的手把他的衣服撕破,他也不会停下脚步,和今天的你,说上只字片言。

明天啊,就是一个充满太多未知的X,站在前方,不断地招手,诱惑着我们的脚步,不断地向前。

华元荣2014年5月22日于泸定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