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那里面倘若真的有什么。

记忆构成了身心骨血的一部分,坚固,延绵,逐渐趋向冷寂。很多记忆的组建又包含着一个固定的构架,情感,意念,欲望,心血。即使有很多选择,终究家人聚集在一个圈子里,不可远离,不可亲近地与人周旋。自从我顽劣地试图从中挣脱出来,发出试探和猜测,一旦内心激发,你来我往,爱在其中,总归是最艰难的抵抗。

曾经有那么多人爱过,被爱过,谢幕之后,行为和意念最先消散,无影无踪。如同太阳照常升起,潮涨潮落一般,落不下一丝痕迹。在肉体和表象上丝毫不会显露。我还是觉得那些记忆没有消失,虽然,在彼此相遇的时刻,没有实物可以用来堆叠意念,在心里,等待着被惠顾。

山里头,一根松针落下,落在千百年的大钟上。

时间有时候显得徒劳了,情感和认知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归集于理性的。不管是不够留恋还是生活的固执拖拽,大多数人都会褪下身上的旧壳,但依然能够保留心中最大的倚靠,那便是记忆。记忆她,空虚,琐碎,难以掩盖。

我爸他今天生日,我一点都不愿承认他的年纪,其实早已经超出了我的思维控制。反正时间总会在关键时刻,给你重击。

书中说,皆息空寂,无有真正。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