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精神确实需要一种寄托,不然就如一株浮萍,荡来荡去的没有根植的扎实,也就陷于空虚。

但是浮萍也是一种生命的形式,它不会为自己的生存状态而有丝毫的不适应,如果把它固定于一个位置,那它会决然的死去吗?它的漂浮是它的天性,你人为的去破坏它的天性,那就等于扼杀了它的生命?

人类也会如此吧,有些人就是喜欢这种不确定的漂浮,在漂浮中寻找阶段性的落脚点,如浮萍在某一处的短暂停留,吸足了此处的日月精华,再移到另外一处,如此这般才展现了其生命的多彩。

而有些人喜欢或者是天性决定的,在某一处做永久的停留,当此点被破坏掉后,就真的失去了生活的方向,和生命的承载,这样的人是固执于人的天性,还是执着于愚笨的思维。

一如当下的我的现状,生动地表演着,没有承载的失重,感觉一种涣散的茫然,日复一日的演绎着虚空。我是不是也应该找到一份寄托,把这人生充实得丰富和亮丽起来,也不枉人事一场。

过了五十岁还有这样的困惑,是愚昧到底了吧,是人进化得更自主了,还是世风被污染得更绚烂了,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变数,人类的情感愈来愈随性而为。

坐等红杏出墙的人不再会如守株待兔般空等,那泛滥的私情早已成为人一生的风景,浸淫着偷乐的肌体,陶醉着兴奋的神经。

光天化日下,以一叶之隐,贪婪地攀墙越脊,去各处寻找那所谓的花杏。若这花杏结了果子也算所得有值。可这杏是看花的,不必求果。也才有了刺激。

那天然使成的,那怕是苹果、梨、桃,即使花开满枝时醉香袭人,硕果累累时丰收归仓。皆因了非属他人,而没有了曲折的求索而乏味,平常的没了欲望。

真如张五可所说的,这样的人是不是看牡丹贵而没味,看玫瑰香而有刺。

既然好花,何必非自败自贬自哀伤,非让那野花野草的欺占了花园,坏了赏兴,损了花期,辜负了洁质贵气。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