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索性起来晨练。沿着河堤绕着小区,一圈圈漫无目的的跑着,忽然之间发现“杨柳爆青了”,树芽在一瞬间朝气蓬勃、喜气洋洋地像花朵一样迫不及待地绽裂,四处盈满了春天气息。

开春了。是的,开春了,脑海里一下蹦出这个词。那些躲藏在地下、种子里、树干里的生机一下子向外“开”出了,那冻了一冬的土地也被农具翻开了,一块一块,一撮一撮,张开胸膛“咝咝”地吮吸春天的空气,最喜人的三春朝阳也开出了。

春来了,冬眠的动物也被春惊醒了,抖擞精神开始了新生活;人们也开始脱下厚重的冬衣,勤劳劳作,轻盈活泼起来,扔掉了懒洋洋的寒冷。

仔细聆听,四周安静的很,只有叽叽喳喳的合奏,没有轰隆隆的杂音,只有春姑娘轻盈的脚步声,只见她惬意地舒展四肢,向四周伸展,向上生长,将浓浓的绿意掀开,骄傲的将绿色的生命渲染着。

清风徐徐,杨柳依依,我仿佛站在古运河畔三月的画里,看着这一排青青杨柳,风从杨柳的发丝间穿过,盛情的邀请她一起来跳春天的这场舞,可杨柳却始终娇羞的低着头,仿佛在拒绝些什么。

我倚在杨柳旁,杨柳的枝叶轻轻地拂着,指引着我看向河对岸,只见一排浓郁的灌木笔直的挺拔着,它们却在微风中颤动着,欣然接受了风的邀请……

不知不觉,风渐渐大了起来,杨柳还是垂着头,只有发丝轻轻拂动打在我的背上,不知是安慰还是责怪。“沙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着,河对岸的灌木竟已掉了一地落叶!

此时,灌木的身上已是伤痕累累,那是它们没有拒绝风的邀请,才落得伤痕累累,而杨柳勇敢地拒绝了风的邀请,淡然立于河岸。

人们喜欢杨柳,一定不全因她的柔曼美丽,也许更多是因为她懂得拒绝身上的骄傲。这样的拒绝,像一首圆润的曲子,我想弹这样一首曲子,轻轻弹奏这不一样的杨柳情。

当春风卷着回忆,从绽着新绿的枝丫间缓缓滑过,轻轻敲打着我的梦,缠绵、温柔、多情的轻扣我心扉,沉淀的往事一下被荡涤开来。

小时候和你一起玩耍嬉戏,一起看书,一起听爷爷讲的那些精灵狐怪的故事,那些个演绎着无声的剧目。可这些如今又都在哪儿呢?

我极力回忆那段空白的时光,似乎我从年幼完全无过渡地跃为成人,期间我走过的路是什么样子?我悲戚地想起,又拒绝细望的时光。

那场灰暗的片段,寂寞的城市,孤单的身影,落寞的眼神。总是怅然想起,又怅然掩埋。那些断章落花,究竟是谁祭奠着谁的一往情深?惆怅片刻,宛若风过无痕。

常沉醉于黑暗的一角,捂住孤单与悲伤,不愿在缥缈的世界里再一次想起过往。然悄然滑落的泪水,挣脱自己的牵绊,轻而易举地暴露了一切。

或许人在迷失的瞬间,大都只因情到深处人孤独。在失梦的边缘,遗落的美好时光,宛若破如浮云。梦离我那么远,又那么近,我望向天空,却被寂寞追得好紧。

莺飞草长,物是人非,昔时的回忆还历历在目,沧桑似梦,红尘茫茫,这条被我忽视的路也即将消失,如路般坚实的人也渐渐佝偻下去,孱弱下去。往事如烟,未知的未来,是否亦会一梦无期。

我绕着小区一圈一圈漫无目的机械地跑着,失意与不快驱使我越跑越快,可无论有多快,心里仍觉得脚步的沉重。

心中的那把尺,越来越沉了!渐渐地,我扛不动了,好重……

累了,实在跑不动了,就躺在假山上,放空自己。目光不知不觉的落在了小区东边的空地上。地平线被勾勒出了一条金边,看来太阳要出来了。

那光温柔、美好,似黑夜里的一颗夜明珠。一阵凉意袭来,打了个喷嚏,回首一望,太阳竟顽皮的跳了起来,露出大半边脸,周围的大厦拉出细长的影子,仿佛素描大师倾心的杰作。

晨光所到之处无不生机勃勃,我沉醉在新生的美好之中,享受着迟来的安慰。魔法的光辉温暖着我心灵的每个角落。周围活了过来,逃脱了死一般的沉寂,单纯简美……

一切尽在不言中……

失落的阴影在不知不觉中,碎了,散了,飘飞了。

信心,仿佛又回到了我的心中,我似乎明白了柳叶的引领,它在教我拒绝,拒绝身上一些不应有的骄傲,可能那时的我就像河对岸的灌木,带着一身的傲气,最后被捉弄的伤痕累累。若拒绝了身上的傲气,或许就能像杨柳一样淡然立于风中。

杨柳这样的拒绝,是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我想攀登这样的高度。柳枝随风而舞,拂面而来,随手便可触摸的丝丝暖意,轻轻地弹奏起涌动的春潮曲,是那样的风情,我的心也跟随阳光的节奏起舞,纯清的绿意牵引着我,带着柔和的心情沉醉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

(原创作者:冰山雪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