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预谋的空气,真是好。炎热的夏季,对于一个长期在半中午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的女子来说,确实是个煎熬而无可奈何的事情,就像一位只对木工有特殊癖好的学生,你却偏偏传神,让他应用什么迈克劳林。可是,意外的惊喜往往使人欢欣鼓舞,神清气爽。

早晨5点多,天刚刚亮,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卖早点的小贩还在梦境里缺斤少两,勤劳而木讷的清洁工依然闭着眼睛开始睡眠的倒计,出租车司机,在宽阔的马路上豪迈驰骋,奔放而热烈,像是刚刚从马厩里牵出来的小马驹,打着哈欠,可爱极了。

沐浴着温柔而凉爽的早风,穿过清晰的斑马线,站牌下面站着一个幼小的孩子,像是刚打完夜机,耷拉着脑袋,今天的课程估计全是三国联盟,真是的,小孩子,算了今天请假吧。奔跨过坚实的铁栅门,干净的地板马路,闭着眼睛,静静得享受着来自空气温柔的抚摸。难免让人想在昨夜的nightcall里射一把并不锋利的长剑。London
Grammar,擦掉悲凉的唱腔,来城市运动公园,感受大自然的魅力吧。雨过白鹭洲,留恋铜雀楼。斜阳染幽草,几度飞鸿?摇曳了江上远帆。

山楂树,像是颇有孕相的母亲,挺着硕果累累,青绿色的肚子,真诚地对这座可爱的城市说:早安。核桃树,丝毫没有败下阵来的感觉。擂台赛才刚刚开始,急什么呢?方世玉,永远等着你雷老虎。可是,饱满而深情的核桃怎么舍得对山楂妹妹动怒呢?算了,我们和好吧。城墙下的椰子树,好像真的不合时宜哎,但是,它仓颉。这估计全靠祖上荫庇,皇城下的帝王将相,施法,遍地黄金啊。呵,三亚的,你可逊色了奥。别说我们是十三朝的古都。千万别说。

护城河里的黄金鱼还在做着美梦,是哪个老顽童在河里拉了一根长线?美丽的金鱼跟着放起了风筝。快放了它,感受早风缠绵的问候。旁边的酒吧一条街,孩子们估计都累了,门关得死死的。只有“兰亭驿”三个字闪烁着电流的欢畅。四道巷里,各位就寝呢,咱就别打扰了孩子们的清梦。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位年过八旬的大爷闭着眼睛,运用丹田,打通所有的经络,冲着城墙喊过,好像是当年的四野军团,声音嘹亮极了。前面跟着主人行走的泰迪,翘着尾巴,迎合着大爷的操练。当起了手下驯良的兵。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谁都不知道大爷脑海中的情境。干净的风吹过苍老的皮肤,连队的号角已经响起。“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凌晨5点钟,大地的光芒已经慢慢渗透整个地平线,年轻的孩子们,在哪里呢?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大爷,您高亢!大爷,您威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