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的夜,静谧安然,躺在小镇温柔的怀里一晚痴情缠绵。

晨钟千年,恒古到今。鸟儿的欢歌娓娓婉婉、顿挫抑扬,荷香淡淡爽爽、沁满心房,小园的花儿忙杀采蜜的蜂,慌张了恋花的蝶,匆匆忙忙、轻舞飞扬。

桃李成果,花碾为泥,春天的妩媚已被浅夏的马蹄轻轻踏碎。唯有屋旁溪水,日日夜夜。载一弯青碧在绿柳荫下,诉说着百花归去繁华成伤的幽幽怨怨、寂寂静静、落落寞寞。

小镇丝凉的夏,缓缓的延续着古老的繁华。临街的铺、水上的街、忙碌的人、在买与卖的讨价还价中,一如经年的生息繁衍,少了一份诗意的恬淡,多了一份喧嚣的市井。

小镇的街,三步宽依水而建转角依水带栏,街心的青石板路被几多的人脚步打磨了千年。在每一阵风、每一阵雨里,记忆着几多的童年趣事、诗书礼札;记忆着几多的千年感怀、千年眷恋、千年情缘;记忆着几多的夕阳西下、落寞孤单。鳞次栉比的店铺,堆积着几多秦砖汉瓦不舍的前缘,孕育了几多时事变迁落寞繁华,承载着几多诗书传家婚丧娶嫁。

小镇的时光就这样如水般的一天天流淌着,随春夏秋冬四时的风将它翻阅,跟随着流年把这万丈红尘风干成了岁月的传说。

浮生难得半日闲。午后醒时,有细雨飘落,二八芳华的少女,轻提罗衫,轻飘飘到你身前。江南的雨啊﹗不知你从何而来,亲吻着远处的河流山川;亲吻着近处的农庄田园;亲吻着老街秉承着千年的青石板。在矗立烟海千年的石桥边淡然入溪,把小镇的容颜冲刷的出浴少妇一尘不染,丰硕明艳。

轻取一柄花纸伞,行走在铺满鹅卵的湖边,那一池青翠莲叶重重叠叠;那一池碧水波光潋滟;那一池荷花清清淡淡。合着堤边伴柔风细雨而舞的杨柳,风吹转着流年,雨湿润着心海。漂流于时日的长河,不是昨天、不是明天、就在今天邂逅。

携一份恬淡的情、拥一份安然的心、掬一汪清凉的雨水、捻一份花蕊的香,把寂寞红尘里的繁忙抛下,看粉荷淡放,听轻风细雨的大自然天籁之音,又是一翻淡泊宁静的情怀,凡尘里还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清闲安泰。

两碟传承万世的古镇小菜,把尘封千年的酒打开,临窗而坐,三三两两的油纸伞漫不经意间在小巷的雨里把流年转托。

醉了——这一醉错过了古往今来的金戈铁马;这一醉错过了唐风宋雨的花前月下;这一醉错过了柔风细雨里的江南荷香;这一醉错过了书馆桉头的笔墨纸张;这一醉错过了尘封千年的过往;这一醉将错过了身后的万古流芳。

迷蒙细雨的夜,再次躺在小镇温柔的怀。(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原创作者:烟柳渔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