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故人,字典上这样解释:旧交,老朋友或者死人。

死人太过骇人,不在我考虑之列。

除此之外,那么那个人算得上故人吧。也许,她早已不将我当做朋友。但那又怎样呢,在我心里,始终都有一个位子留给当初的那个玲珑少女。

很多次,想写什么给她,最终选择不去打扰,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爱。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太过意气用事。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会认输,最终相见无言,陌路相向。

但我想谁都放不下那段过往,忘不了那段美好时光。还能从她的诗里读出些惆怅,而我的文字也依旧有往日时光。

那年谁为谁,执笔。

亲爱的女孩,今日谁为谁,悔不当初。

那日湖边的风有些凉意,鱼儿争先恐后的游来觅食,有一个身影在桥头站了好久,没入无边的黑暗。

那时每天的傍晚都会有一个人去湖边,坐在亭子边的栏杆上,如台上的戏子,演绎着悲伤,观众是那些欢乐的鱼儿。

我化了浓重的妆,掩饰的毫无破绽,我想,青春里的我们都是绝好的演员,什么都没学会,唯独学会了假面示人。

但生活不是在演电影,我们始终不是那逢场作戏的戏子,再次见面,依旧心存芥蒂。

彼时不懂,人生有时要退一步才好。

而此时此刻,读着她的诗句,内心平静的无一丝波澜。

其实,早就放下了。有时候我们倒是希望对一个人的恨能长久一些,然而一丝爱意涌来,瞬间便由不得自己。

也许,还是没有人愿意去说一句对不起,还是没有人像演电影一样相拥而泣。但我想,再见时,我定能以微笑相待,定不负君相思意。

想来,我们倒是合拍的很。她爱写诗,我爱写文;她活泼伶俐,我安静沉默;她世事通透,诗意人生,我红尘起伏,但求无悔。

只是曾经在一条路上并肩行走的两个人,现在为了各自的前程匆匆道别。

古人常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也好,永不相见也罢,在远方寒冷的雪夜,掌灯读你心事,执笔为你写文,已是人生一大乐事。

耳畔又响起,眼前又浮现,那些个过去,千年前的你。

飘摇风雪夜,似是故人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