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于此,也已漫秋,一夜风雨尽还夏。我不知满腔繁花哪里开了,才能处处像她?

年岁是不经折纸的话,像是断续的一水天涯。离畔的鱼早已忘记春来几更?飞雪几轮?

若时光荏苒,千回白转,我要拘一把夕颜花,寄于远方。

若相思煮酒,足慰风尘,你却依然是朝颜花,艳丽不改。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