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荐:我长大了,看淡了很多东西,却还是无法放下我的过去,异乡的西河旁还会有少年吹着风看着景吗?破旧的教室里春风还会拂过多少陌生的面孔,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异乡的西河啊你还记得我的年少吗?在最好的年岁我高考失败,不愿意留在县里的中学而选择去了另一座小城的复读学校,它的名声很大,据说升学率高的惊人,但我当时并没有想这些,我不愿留下是因为不想我妈每天早起给我做饭,不想在校园里碰到那些熟悉的面孔。那时我做过一个两人一马,明日天涯的梦,我想去远方去寻找那个人,我离开了,去了陌生的地方。

经过简单的适应后我开始习惯了周而复始的生活,残酷的,辛苦的高四赎罪之旅,可是如果一个人注定不羁的话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住他,所以我慢慢摸索,慢慢找到了去往网吧的路线,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无法关上。那年我以为18岁就应该是骄傲的不可救药的年纪,却不知道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后悔莫及,有始有终的生活,松竹常伴的山野,亡命天涯的故事不过是一个年轻人的童话。我有恃无恐,因为在班里的成绩还可以,虽然不能名列前茅但至少可以上一个很好的二本,很稳定,所以我不顾老师的劝阻,我行我素,在若干个的夜晚去寻找我的故事。在那里没有太多的朋友,因为在外面我才发现原来那些看着不太顺眼的亲戚有多好,所以也不想主动去和别人交朋友,因为在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我们都不属于这里,而我们都不属于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世界。大家迫不得已聚在一起,我以为仅此而已。

因为座位的优势,我可以每天观赏计时牌的变化,从233天开始,到一个未来结束,时间随着心变慢,在枯燥乏味里开始所谓的苦行,那种感觉相信很多人都有,现在想起那个时候的日子就像吃了很多很多糖之后腻的不行,却还在往嘴里塞,在有糖的时候不以为然,在没糖的时候才发现难以割舍
,慢慢悠悠慢慢悠悠,日子却越来越少,单调的日子我却无法用单调的语言说出,原谅我的才疏学浅又或者原谅岁月的悠长深远,总之从三位数变成两位数又变成一位数,一模,二模,很侥幸,我两次考试考的还不错,基本上都可以压到一本的分数线,老师说模考和高考差不多,所以我相信故事会按照剧本演出我想要的结果,在六月阳光明媚梦想遍地发芽,可是,可是一切都只是我想。

高考最终还是又一次失败了,是喜剧的开头是悲剧的结尾,没有举杯祝福的高四,我的同学们会各安天涯,我知道很多人会忘了我吧,我也会忘记很多人,时间的路途上没有人会陪你一直走下去,一成不变的步调,喜你所喜,悲你所悲,每个人都是这样,亘古不变大自然黄金法则,直到今天我还无法释怀我的失败,我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可还是没有办法放下,就像曾在5月的早晨再回学校的路上我望着天空问自己一切都结束了吗?是啊!一切都结束了吗?你曾厌恶的那段生活再也不会羁绊你自由的脚步,你曾向往的远方张开它的怀抱,自由好不容易,怎么不敢了呢,单枪匹马的轻狂岁月啊,我多想在回味一次啊,满满的板书,我还没有记完,必考的知识点,又被丢在了哪个角落里啊,再见怎么才能说出口,我长大了,看淡了很多东西,却还是无法放下我的过去,异乡的西河旁还会有少年吹着风看着景吗?破旧的教室里春风还会拂过多少陌生的面孔,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说再见,却注定再见,厌烦的那段生活还是融入我的血液,两人一马,我还缺一个人,一匹马,我决定不再寻找,独自前行,不说再见,在初秋的季节乘上列车去遥远的城市,我怕吵醒你啊,就这样完美的决定了,未满19岁的少年背上行李悄悄离开一个人去一所普通的大学,时而涌上心头的故事和陌生人,对不起,原谅我在心底的不辞而别吧,我无法接受别人的成功,我假作一切都好,不说再见好不好?好!可是我怎么听见你的祝福,缓缓地缓缓地,再也不见!若有一天我还能看见你的荒芜,我们相视一笑泯恩仇好吗?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