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说山坡那边有一片芦苇花开了,非常美,就沿着路线找了很久,没找到芦苇,找到了一片茅草地。茅草长的有小腿高了,很茂盛。这是一块高坡地,被茅草覆盖,绿色的气势一下就冲出来了。人在草丛中一站成了焦点,随手一照,那绿画面,象似特别的背景。

当时就想,如果一个大大的晴天,突然刮起了风,这些草在风中偏来偏去,接着又下着雨,那会成了一种怎样的景象?那些草上的蚂蚱,是如果地慌慌张张跳来跳去,蝴蝶会向那儿飞呢?本来应该享受的一场丰盈的野外聚会,就这样匆匆散离。

走过去是几个不相连的玉米地,长势正旺,说是培育的第一代种子地,不能与其它玉米花粉相传,所以地与地之间相距较远了。地与地之间就成了茅草疯长的营盘,茅草就自由自在的蔓延。好在这儿没有牛羊来,也没人割草,这应该就是草的乐园。于是,蚂蚱来了,螳螂来了,蝴蝶来了,野雀岂能落后,也来安家了。

草丛中有一条长长的路,很瘦。很胆小,怯怯地从草的脚下穿过,还常常被草欺负,只好左拐右弯地绕过去,不小心还没了去处。图片

我沿路走过,细草抹着脖颈,发痒,低头看见几种细草相互交织。记起一句话:结草衔环。难道是不让我前去看什么?抬望眼,除了几株结籽的草,摆着半尺长的穗在眼前晃,就是几朵不起眼的小花。我是偏偏要去的,这一片风景现在属于我,起码眼下是这样的。我抬起脚,迈过去,不管脚下伤害了哪株草。为了观赏自己开心的风景,谁能顾及那么多呢?至于草儿相结为报答谁,就不是我的事了,开心了是王道嘛。草儿为谁感恩,我是不会在意的。

玉米地中的第一代种,因地势高低割离开来,自然也孤独,但它目的很明确,只为更多代的收获。我对这种孤独还是很敬威的,我跑到这儿来呢,仅仅是因为有人说这儿有片芦苇花开的正当好,目的也很简单,虽然也有孤独的份儿在内,但相比它们我却苍白了些。不仅打扰了这儿的平衡,而且打乱了这儿的平静,因为鸟飞着在叫,蝴蝶飞远了不理我。

假如我不来,这些美丽依然如旧,相安无事。我想,既然来了就融入了罢,于是看见了丰满的草丛,看见了草的一点点情怀,见证了不属于我的一个世界。虽然我来了,但真不能与它们融合,因为我不属于它们,它们也不属于我。

如果这些草种植在花园,是不是会身价百倍了?平台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好像我们没有考虑过草真实的意愿,只是按我们所想,这下草应该满足了。静下心来一想,还是草心态最正常,在这里,它生活的很好,在花园它依然是草,也会因生长环境改变而处之泰然。究其本源,它们到那儿都是以谦卑的姿态过着,懂得初心不变,一切随缘。

别人赏花,我看草。就这样,虽然我不懂草,那有什么关系。喜欢这片绿,虽然草儿也许并不喜欢我。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