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说,那些连狗都不听的冷笑话,才是最重要的。

书里说,你可能也在许多个散场后的时间里,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在开满向阳花的路上,走在烈日当空灼灼人心的路上,不论干冷还是温热的气候,不论午夜还是傍晚的天光,不论天地明亮还是昏暗的星空,你一直在想,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欢喜,让我停下来,为什么我要像一条狗一样,行走在一片雪原上,天黑地白,从大地的东方来到北方,跨过千里的国境,希望像风中残烛。

书里说,未曾相见的,不仅是在风烛残年,苍莽辽原,熙熙攘攘,匆忙擦肩。从破羊水出生那天,你就开始捉迷藏,和所有未知的人间一起,你期待在某个几净天明的日子里,从角落里跳出一个人,热烈而平庸。说着,我终于抓到你了。

书里说,或许。第一次牵手时,不是你们。第一次看初雪时,不是你们,第一次把碎纸片散在空中哭号时,不是你们。

世间的你们有很多不同,但终归会在山河里遇见。

哪怕天河倒灌,星云逆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