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多大开始拥有记忆,不知多大开始环视周围,不知多大开始拥有回忆。我只知道那时搬进了新的平房,我只知道那时风景的美丽,我只知道那时候生活无时无刻的变化。

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在年轻的时候来到了新疆,加入了开垦边疆的队伍,我的父母从出生到现在一直生活在这片父辈们热爱的土地上,我也是。

我,一个生在新疆阿拉尔市土生土长的孩子。这个里有很多都是祖孙三代留在这里生活扎根的人们,现在我们都已经长大,从无忧无虑的孩童变成了内心充满理想的青年,一起见证了这孕育我们,滋养我们,让我们快乐成长的地方。她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大方,如此的艰辛。她很年轻,如同孩子慢慢的成长变化,20年后的现在,美丽的姑娘为我们展现出她亭亭玉立的身材。

拥有记忆的时候我和家人欢天喜地的住进了砖块房,房屋周围全是大树,一到夏天的时候绿树成荫,柔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孩童的我在树下如放飞的鸟儿一般欢快的玩闹。没过多久进入了幼儿园,里面的假山和小树都是那么的可爱,每天下午幼儿园的阿姨们还会分发水果,到了春天还会带着出去郊游。那个时候是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时光,而这种时光也是过得最快。到了上学的年龄,我还记得学习的地方还是用土块建筑的平房,冬冷夏凉,每到冬天还要用煤炭取暖,放学后被母亲接到了她的办公室,做着作业等待母亲下班。

回家的时候路过广场花坛,抬头望去政府大楼是用土块建筑的二层楼,朴素的黄,朴素的美,朴素的工作者们。在花坛前会有很多人留住脚步拍照,留下那时青涩的身影。只要到了休息日我就会跟着父母去拐角楼逛一圈,那里是团场最大的商场,里面有很多玩具和糖果,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地方。

不过记忆中最喜欢的还是“六一”儿童节,只要到了这个节日学校就会组织我们去文化中心看电影,古老的播放机播放着一个个黑白影片让很少热闹的文化中心被我们这群孩子添加了欢快的气氛。

来到二,三年级,学校开始扩建,教学楼一座座拔地而起,放学的路上白杨树挺拔而立,一排排直向远方。这时候我的家乡没有太大的变化,有的只是砖块平房越来越多。直到几年后机关大楼开始重建,原先的二层土房推到,建造了6层办公大楼,原先的花坛也被改造成了大型喷池,水泥地也变成了瓷砖。我的家乡经济开始快速发展,日益变化,原先的土路变成了柏油路,拐角楼商场新装重建后变成了建筑公司,破旧的菜市场也被整理扩建,菜商们也不再风吹雨打,租无定所。近年又建设了美食街,招商周边美食商家开阔十二团特色美食餐饮,一连几年开展美食节,让群众品尝后各个竖起大拇指,同时还参加了阿拉尔美食节,次次拿得好名次。在经济发展迅速之际,为了市场治安十二团上级根据群众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还多次改造美食街,打造安全、新颖、特色的美食商城,品尝美食一卡通,里面还带有儿童娱乐场所,让爸爸妈妈吃的畅快,孩子玩的开心。与此同时一起开放的还有便民超市,以商品多样,便宜又新鲜,特殊群体打电话实行上门服务等方式深受群众好评。

我的家乡从婴儿的蹒跚学步到追追打打的学生,没过几年平房建造了楼房,住在舒适的楼房中,冬天还有暖气取暖,生活逐渐奔向小康,家庭条件和生活水平开始提高。为了建造和规划家乡,整个团场开始了大型整修,原先的高大白杨树被移除种上了景观树,原先不用的空地被利用建造了楼房,交通也开始变的安全便捷了,原先的耕地拾棉开始使用机械化,单一的棉花也有了彩色的外衣,走出国门,同时各种蔬果商品也渐渐打出十二团自己的特殊品牌。

眼下我的家乡不停的发展变化,在发展变化中进步,在发展中成长,可以让一个10年没回过家乡的人以为走错了地方。回家路过幼儿园,我定住了脚步,小时候的记忆又浮现在脑海中,和记忆中的幼儿园有着很大得变化,高大且茂盛的馒头柳,高耸的假山,花坛边不远原本让所有孩子争抢的大型滑滑梯都已不复存在,不变的是墙上用彩色马赛克镶嵌的唐老鸭米老鼠,而现在它成为了历史,新的幼儿园建起,彩色的城堡外观,颜色鲜艳吸引孩童的瞩目,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迎接新的时代。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