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你要离开,你不知道我是多么地不舍,也许依靠已成为一种习惯,对这个地方心有依恋,因为有你.

将近两月,除了月休,我们俩几乎是身影不离,虽然我们素味平生,你却对我那么好,像我的姐姐,我在工作上因粗心大意犯了错,你从来没有丝毫的抱怨,而是挺着怀有身孕的身子,几十斤重的盒子帮我翻来复去地捣腾,并用你的工作经验告诉我出错的地方,为什么会出错,虽然每次翻完盒子找到错误之后,我俩会开心地笑,但我是心存内疚的,也许换了别人做这份工作,你就不会这么辛苦。你知道,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你知道,我没有力气搬不动几十斤重的盒子,就教我用叠罗汉的方法,先上盒子后放货,每一次地下室称菜,你教我让车左右秤的两边,将菜搬在秤上而不是用力去抬,你知道,我不会在拥挤的人群中去打饭,但每次在开饭之后要提醒我,你看到我每天抱货围裙爱脏,想着给我找一个不容易脏的围裙,其实,不是围裙爱脏,而是我手臂没力量,每次都用它来抗,厂里发东西,你担心我拿不上,其实这些都没什么。

今天早餐的时候,一姐妹拿来一大袋杏子,大家抢着吃,你帮我拿了几个放在桌上,那一刻,我真的想站起来抱抱你,想对你说,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对你做不到你对我这么好。

今天我俩发货的时候,员工餐红烧肉欠了两个店,一定是我把库存没弄清楚,温柔过来对你的态度非常地不好,我最怕这样的事发生,你却坐在那一声没吭,我是笑着的,其实,我的心很痛,你不应该为我背负这么多,你像一面镜子,教我学会对生活和工作上隐忍的态度。

你真的很累,很苦,你在零上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汗流夹背地给十几个店发货,我真的好心疼你,假若手中的银票,能买来冷库的一丝凉风,我愿意为你。让你过得轻松一些。

我帮不了你多少,可你总是放不下我,每天发货时,你就站在库房门囗给我读单子,帮我抬盒子,我总觉得你不是给我读单子,而是陪我过度零下十几度的寒冷。

我俩在地下室冷库发货时,王含玲嫂子搬来一把椅子,让你坐下来帮我读,我感谢每一位关心你的人。

那天,你去了医院,回来你告诉我说,也许下个月你就不再来上班,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伸手摸了摸你的肚子,我猛然觉得很失落,我该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你和你的孩子作别,很多时候我都会想,假若我不来,你在这个岗位也许会停留地更久一些。

今天,厂里的员工在车间有所调动,我的担心更重了一些,你走了,这个地方再也没有人待我像你待我那么好,我不知道,我在这个工作岗位上我还能坚持多久,亲爱的金辉,我的姐妹,除了这些潮湿的文字,我拿什么向你作别?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